HeYShABby

混迹在一二三四五次元的人类

【楼诚】明大爷的一天

大概是二十年后的明长官和阿诚哥的日常吧……………………

——————————————————————————————————————

 

早上七点

 

 

“大哥,起床了”阿诚穿着普通的家居服,站在明楼的床边。

 

 

明楼慢慢的睁开了双眼,眼前还有些朦胧。他使劲睁了睁眼,突然直勾勾的望着阿诚,却没有一句话。

 

 

“大哥,你怎么了”阿诚疑惑的望着他,明楼也并无动作,只是看着他

 

 

“大哥?大哥”阿诚突然有些着急,弯下腰摸了摸明楼的额头,“也不发烧啊”,转头想了想,“大哥,你不会失忆了吧,你知道我是谁吗”阿诚猛地摇了摇明楼的身体

 

 

“我腿抽筋了,过来帮我揉一下”只听见明楼十分沙哑的声音在阿诚身下响起,

 

 

 “大哥,你失声了?噗哈哈”,收获明楼白眼一枚,阿诚顿时觉得这个场景有些喜感,“大哥,让你昨天晚上吃那么多荔枝,现在上火了吧”

 

 

说着就坐在床边,为明楼按摩起小腿,“大哥,最近夜凉,怕是你的风湿又犯了吧”

 

 

“我还不至于老到那种弱不禁风的地步”明楼挣扎着说出了这句话,“大哥,你还是别说话了,我等下给你煮点清火的东西”

 

 

中午十一点

 

 

阿诚独自去市场买了些菜,刚进家门,看到明楼正颤颤巍巍的站在梯子上,手上拿着他前几天才画好的一幅画。

 

“大哥,你在干什么”说着就快步走过去,倒是把明楼吓了一跳,“我准备把你这幅画给挂在墙上”

 

“这种事情我来做就好了,大哥你还是注意自己的身体”阿诚用手扶住了梯子的两端,让明楼站在上面挂好了画,“要是上下的时候又不小心腿抽筋了怎么办”

 

明楼慢慢的从梯子上下来,不满地看着他,“你这是在揭你大哥的底吗”,说着拍了拍身上的衣服,“虽然我已经有些白发,但也还不至于老到那种地步,而且你比我年轻很多吗”

 

“那至少还是年轻一点的”阿诚把梯子搬到旁边,小声嘀咕道

 

“你说什么?”明楼不满的望着他

 

“大哥,你今天上火,我买了些清火的东西”阿诚默默的岔开了话题,拿起刚刚买到的东西在明楼眼前晃晃

 

“你大哥我原来是怎么样的你忘记了”看来岔开话题失败

 

“大哥,你已经不是当年的明长官了”阿诚拿起袋子,“而且前几天也不知道是谁修个秋千还闪到了腰” 

 

“你!”

 

“大哥,我给你做饭去了”吐槽完明长官之后,阿诚准备快速逃离现场


“别做面了,前天那个面做的真难吃”明楼愤愤的望着阿诚的背影

 

“……真是越老越幼稚”阿诚默默嘀咕着

 

 

下午三点

 

 

明楼进入别厅的时候,阿诚正在画画,

 

“大哥,你起了”明楼望着他点了点头,“这幅画还没画完呢”

 

“这幅画完成之后想拿去裱起来,所以想尽可能的画的细致些”阿诚头也没抬的继续画着

 

明楼走到了书桌前坐下,在书桌的左侧拿出了老花镜,明楼想着原来戴眼镜并不是为了看清,现在倒是真的用到老花镜的时候了,他默默的拿起放在另一侧的书,脑子有些想不起之前看到了哪里。

 

阿诚突然放下了画笔,走到一旁坐下。

 

“怎么了,现在拿画笔也手抖了么”明楼抬眼看了看他

 

“想大姐还有明台”阿诚半坐在椅子上,手扶着额头

 

“与其思念过去,不如好好珍惜当下”明楼低着头说道,“若是大姐看到我们好好地活着,大概也会高兴吧”

 

阿诚回过头看了眼明楼,眼神中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想了想又拿起笔来。

 

不知什么时候明楼走到他身后,“好好画,画完之后我来给你题字”,阿诚轻笑着在纸上涂抹,画笔下的大姐依旧年轻,端正的坐在椅子上,后面的三兄弟依然穿着笔挺的西装,幸福的笑着。

 

 

晚上七点

 

 

吃完晚饭的明楼坐在沙发上休息,出门倒垃圾的阿诚突然急促的跑回来,手上拿着一封信,

 

“大哥!明台来信了”明楼拿报纸的手一顿,转过身来,“这臭小子,还记得有我们这家人吗”

 

“大哥,明台在北平也不容易”

 

“错了,现在叫北京”

 

“好了好了,快来看看明台说了什么吧”阿诚拿着信坐在明楼身边,他感受到尽管明楼嘴上说着不管不顾的,内心是真的担心和在意他这个宝贝弟弟。

 

“去把我的眼镜拿过来”说着就要起身

 

“大哥,我念给你听吧”阿诚抬头对他说,然而明楼依旧固执的要自己看

 

信中不过是些闲话家常,自从他的妻子意外去世之后,他便一直与亲生父亲二人投入革命事业。几年前父亲也过世了,他就一直独居,组织依旧有任务交由他处理,不过都是些文职。提到若是过几年清闲了,会回来看望哥哥们。

 

明楼拿着信反复的看了几遍,口中虽然念叨的都是,都解放这么些年了,居然还不回上海一家团聚,到底内心还是开心的,最后他小心翼翼的把信折好,锁到了书房深处的抽屉里。

 

 

晚上九点半

 

 

阿诚端着一杯牛奶进了房间,“大哥,喝了牛奶再睡吧”

 

明楼靠在床边拿着一本杂志,似乎已经有些昏昏欲睡

 

“不想喝”见他来了,便把眼镜摘了,看样子是想睡觉了

 

“不信,要你晚上腿又抽筋,谁来帮你按”阿诚说的一本正经的,明长官的确是有点纠结,“我给你带了点酸枣糕,你喝完吃了就不会觉得难受了”说着,真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酸枣糕,递给他

 

“难道我还是十岁的孩子么”眉头皱皱的还是喝下了那杯牛奶,准备躺下

 

“大哥你真的不要吗,那我走了”说着阿诚拿着杯子准备转身离开

 

“诶,放下吧”明楼睁开眼瞪了瞪他,“我明天早上吃”,还补充了句

 

“好嘞,大哥,晚安”

 

“晚安”



=====渣渣的END=====

 

 


【楼诚】大姐的困惑

这是一篇平淡的日常……

好期待周五沃 -。-

————————————————————————————

大姐最近十分困惑。


 

自从明楼和阿诚回到上海,明镜总觉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同了。尽管他们因为工作的关系,每天都形影不离,甚至每天都要一起讨论公事到深夜。

 


想当年,她与明楼将阿诚从桂姨手上救下,把他接进了明家,阿诚才刚满十岁。瘦瘦小小的个子,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恐惧,唯一信任并且依靠的只有明楼一人,只要是明楼在家,阿诚便会黏在他的身边,只是陪他坐在一边也觉得满足。

 


刚刚接回来的时候,家里没有布置他的房间,便让他和明楼睡在一起。每天深夜后,大姐总是会悄悄来到明楼房间,看到明楼靠在床边温习功课,和躺在他身边缩成一团的阿诚。

 


过了段时日,她让家中的仆人把楼上客房打扫出来给阿诚作为房间。搬离明楼房间的时候,尽管阿诚没有说什么,大大的眼睛里还有些对明楼的不舍。接下来的几天,阿诚似乎有些没有精神,眼底有些淡淡的乌青。

 


那天深夜,大姐悄悄的来到阿诚房间,轻手轻脚的进了门,却看到阿诚裹着被子缩在床边,似乎是在做着什么噩梦,额上的头发被汗水浸湿,嘴中还喊着“不要,不要打我,大哥,救我”的话。大姐手探上他的额头,果然有些烫。

 


明镜马上叫来明楼,让他抱着阿诚一起去了医院,阿诚也迷迷糊糊的醒了。明楼告诉他发烧了,要去医院打针,他只是默默的抓住了明楼的衣角。当阿诚躺在医院吊水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明楼和明镜站在他的床边,阿诚睁着眼睛盯着他们,害怕什么时候他们会消失。大哥笑笑摸了摸他的头,对他说睡吧,大哥会在旁边陪着你。

 


后来,明楼对阿诚说,如果再害怕或者睡不着,就来找大哥吧。自那之后,几乎每天晚上,阿诚都会抱着枕头跑到明楼房间,到后面,阿诚就直接住在了明楼房间。

 


大姐叹了叹气,也没有说什么,因此阿诚的房间就变成他们两放杂物的地方。

 


时间就这样过了几年,阿诚也在不断长大,但是他依然喜欢粘着明楼,每晚和大哥一起睡觉,直到他们一起出国求学。求学的那段时间,他们也会偶尔给大姐寄封家书,过节的时候甚至会寄些礼物回来。

 


再后来,明楼和阿诚变成了明长官和他的副手,在外面他们是上下级,但是在家里,他们依然是彼此依赖的亲人。不过在大姐眼里,总觉得这次回来,他们之间好像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首先是楼上的房间依旧是用来放杂物,明长官和阿诚依旧还住在一起,尽管明楼的解释是,他与阿诚每天有公事要谈,晚上怕吵到大家,而且常年在国外的时候,他们也都习惯如此。在明长官一本正经的讲着这些理由的时候,站在他身后的阿诚耳朵似乎是有点红,明镜只当是自己看错了吧。

 


明镜觉得阿诚年纪也差不多了,自家小弟明台也算是有了着落,阿诚总不能区别对待。当她跟阿诚提到隔壁小学的金老师的时候,他似乎对这件事十分的抵触,搬出了工作十分繁忙,无暇顾及家庭,自己出身不好,会被对方嫌弃,最后居然还搬出了明楼,说是如果自己有了对象,大哥会很孤单的这样的借口。

 


然而在明镜对明楼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明楼的态度也十分微妙,也没有了当时说服明台时的果断,只是淡淡的说了句,还是随他吧。让明镜气的直骂他,自己不成家就算了居然还想拉着阿诚一起,明楼无奈的也只是叹了口气。

 


“大姐,我们上班去了”明楼站在楼梯口整理了下衣领,阿诚在身后为他穿上了风衣,并将手上的围巾递给了他,“大姐,我们走了”阿诚转过身向明镜说道,明楼把手套递给了他。

 


明镜坐在餐桌旁,向他们点了点头,突然觉得好似松了一口气,算了,还是随他们去吧。

 


====END====


【楼诚】高枕头矮枕头

大家好像都喜欢在前面说点啥的啊…………

萌点靠自己产粮自己吃了……也不知道萌不萌

——————————————————————————————


明长官一向是喜欢睡矮枕头的,睡觉的时候能让身体和头处于比较舒适的状态。在这一点上,阿诚经常嘲笑明长官是老干部作风,他说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高枕头,在家里,明台和他都是高枕头的拥护者。枕在高枕头上,头能陷在枕头里,如果想的话,整个脸都可以埋进去,阿诚表示在寒冷的冬天,高枕头能同时满足枕着和防止冷风进入被窝的两个功能。

 

由于各自喜好不同,明楼和阿诚也经常就高矮枕头进行争论。阿诚经常抱怨晚上睡觉不小心翻个身,就从高枕头直接翻到矮枕头上,导致脖子间歇性的抽搐,而明长官却说,每次想亲昵的抱住阿诚的时候,总是被高枕头糊一脸。

 

基于此,他们曾经考虑不如两人换成一个高度的枕头,但是互相却又无法说服对方,明楼理所应当的认为,在明家,自然还是我说的算的,高枕头睡久了容易落枕,阿诚觉得,我连想睡怎样高度的枕头都无法决定,在明家,我不过就是个仆人嘛。几次三番的讨论,到最后两人也无法争辩个输赢。

 

阿诚提议,两人各退一步,不如去换一个不高不矮的枕头好了。在一旁喝茶的明长官抬眼看了看他,没有说话倒像是默认了。

 

枕头很快就被买了回来,两个一模一样的高度,被摆在了床头。

 

晚上两人一起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总感觉有些奇怪,阿诚睁着眼望着和他一个水平面的明长官,明楼看了看他,轻轻的点了点头。相望了一会,明楼手臂搂过了阿诚,让他枕着自己的肩头,阿诚侧着身靠在明楼身边,或许是闻到了熟悉的味道,最后竟也熟熟睡去。

 

次日,阿诚到衣柜里把原来的高枕头和矮枕头又找了出来,默默的摆回了床头,两个中号的枕头也彻底被放到了储物柜的最里层。明长官对此没有什么表示,只是在他找出原来的枕头的时候,坐在书桌后面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在阿诚看不到的地方嘴角有些翘。

 

其实,明长官的双人床上还有一个靠枕,原来的时候,明长官偶尔会在睡觉之前靠在床边看些杂书,也顺便等还在收拾洗漱的阿诚。在有些昏黄的床头灯下,带着金边眼镜的明大教授靠在床边,手里拿着文集读着,尽管他的眼神是漂浮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阿诚身上。

 

但是自从靠枕被明长官开辟了新用处之后,比如不是靠着,而是垫着之后,阿诚在清醒的时候已经无法直视那个靠枕了。第二天早上,阿诚总是会默默的把那个靠枕放到沙发后面的放杂物的椅子上,想要眼不见为净。尽管明长官晚上依然会靠着它,默默的在书后面视奸着阿诚。

 

说到底,枕头不过是辅助睡眠的工具,在此乱世之下,身负多重身份的明长官和阿诚,肩负了太多的责任,每天伪装在不同的人群里,算计着不同的事情,夜晚难免难以入睡。

 

在阿城辗转反侧之时,明楼会揽过他的肩,让他靠在自己的身边,黑暗中两人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明楼总是亲亲阿诚的额头,在他耳边轻声说着,睡吧,有我陪着。

 

 

====END====

【楼诚】明长官的睡衣


 

阿诚作为明长官的贴身管家,对明楼的衣食住行了解的甚至超过了他本人。每个季节更换的款式,每套大衣所搭配的西装、领带以及鞋子的颜色,都是阿诚的日常功课,他清楚的知道明楼所有的衣服款型,当然也包括睡衣。

 


说起来睡衣,就阿诚来说,最喜欢的还是棉布材质的,因为很舒服。

 


但是明楼却偏爱丝绸质地的睡衣,阿诚私下猜测过,可能是因为明长官的体型丰满怕热的缘故。明楼当然是不知道阿诚的腹诽,他喜欢纯粹是因为穿在身上很轻,睡觉的时候感觉整个人很自在。阿诚其实并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他觉得睡觉的时候身边总是凉凉的,晚上似梦非梦的时候总是有种真的被蛇缠绕的感觉。

 


当然,阿诚不好意思承认,丝绸质地的衣服薄薄的贴在身上,早上从明长官怀里醒来总能清楚的感受到,明楼的某处似乎再跟他问好,一般这时候,他总是红着耳朵从明楼怀里默默的爬出来,捞过放在一边的衣服,急匆匆的跑回自己的房间梳洗,留下一个躺在床上嘴角微微上扬的明长官。

 


对于棉布材质的睡衣,明楼并不反感,只是觉得穿起来感觉到有些束缚,当然他绝对不承认这种束缚,来自于可以观察到的不断变宽的腰围。不过他喜欢阿诚穿上刚换上的棉布睡衣,经过一日太阳的洗礼,睡衣上阳光的味道和阿诚的味道混在一起,明楼觉得就算是一天的疲倦也能被瞬间治愈。

 


不过明长官也偶尔不喜欢这种棉布睡衣,原因只是因为睡衣的扣子多而且难解。性急的时候,那就是更难弄开了。每当这时候,阿诚会嘲笑他,然后自己默默的解开这些扣子,看到修长的手指飞舞在扣子中间,明长官心中的邪火倒是更重了,恨不得直接用双手撕开。曾经的确有过一次这样的经历,结束之后的阿诚拿着扣子被扯飞的睡衣质问他,难道这些不要用钱做吗,难道赚钱就要这样随便花吗,明长官觉得头好像更疼了。


 

在他们刚回上海没有回家,住在宾馆里的时候,他们会穿宾馆准备的睡袍。阿诚偶尔会觉得下面凉飕飕的,不过明楼倒是习惯的多。睡觉前洗个澡,然后穿着睡袍慵懒的坐在书桌前,随意的看着金融相关的书籍,这时候阿诚会端上一杯刚泡的茶,明楼觉得就算是在这种环境下,生活依然美好。

 


明长官欣赏睡袍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它很方便,至于在哪一方面的方面,阿诚哥不太想说话。而且,睡袍本来就是松松的系上,早上醒来后的明长官总是能看到自己怀里的阿诚衣冠不整,昨晚整齐系好的睡袍也散开在身体的两侧,细长的双腿缠在自己身上,心中暗爽但又不表现出来。他看着阿诚闭着的眼睛似乎动了动,睁开双眼看了看他,明楼可是爱死了这种朦胧的眼神,如果不是要上班,他可真想……当然只能先想想。

 


其实明长官偶尔晚上睡觉也会不穿睡衣,而这些时候,阿诚也因为过于劳累没空管这些小事,所以也不知道,明长官喜欢撑着头在一边看着阿诚的睡颜,喜欢亲亲他的闭上的眼睛和嘴唇,喜欢把他搂在怀里,呼吸着他身上的味道,静静的听着他平稳的心跳声,感受着乱世中彼此相伴的温暖。



当然,明长官最喜欢的还是阿诚什么都不穿了,不过阿诚表示,天气凉了,不如明长官还是一个人睡吧。


===========END==========


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这个类型的……最近比较萌这种

撸完以后绝对自己撸的一点都不萌……心累


双毒の日常~~~

双毒吵架简直有趣~~~忍不住撸了一发~~~~



【天台】【楼诚】霸道老师俏学生 (第四发)


===========================================

指路


第一发 http://heyshabby.lofter.com/post/1cb94747_876b276

第二发 http://heyshabby.lofter.com/post/1cb94747_87b47c0

第三发 http://heyshabby.lofter.com/post/1cb94747_896f5b5


不知道为啥老有迷妹说看不到图……放一个微博的链接

http://weibo.com/5605143923/CFIG07Aoy?ref=home&rid=0_0_1_2606541417778440932&type=comment#_rnd1445180393575


===========================================

当骨灰级弟控遇到精神病老师…………话说双毒吵架真的好有趣啊,忍不住玩了一下~~~


下一发就差不多能结束了……做小剧场好累噜 还不如撸文爽


【天台】【楼诚】霸道老师俏学生 (第三发)


好久没做小剧场了…………


第一发 http://heyshabby.lofter.com/post/1cb94747_876b276

第二发 http://heyshabby.lofter.com/post/1cb94747_87b47c0



其实大哥并不是讨厌孩子,只是觉得好好养大的 白菜  明台居然被毒蜂那样的蜂子蛰了,心里很不爽……


ps:下一发孩子他爸又要上线……


【楼诚】梦魇

大年夜,明公馆内,热闹非凡。

 

“大少爷,阿诚先生,年夜饭已经准备好了”阿香笑盈盈的用身上的围裙擦了擦手,走到书房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我们马上来”阿诚在门内应声,

 

“那我上去叫大小姐了”说着就噔噔噔的跑上了台阶

 

阿诚和明楼笑着缓缓的出了房门,看着本来很大的客厅,被装饰上了许多大红的灯笼和中国结,一派中国年的气氛。

 

“哎呀,还是在家里好啊,你说我们都多久没有在家里过年了”明楼侧头向阿诚感叹道,

 

“是啊,原来在巴黎的时候,每次过年都是咱们三个在冰冷的客厅里一块吃顿饭,就当是过年了”阿诚笑着快步走向餐桌,“大哥,你看,在家里有这么丰盛的饭菜,我们那会都是一锅面条打发了”

 

说着就听到楼上大姐的声音,“阿香啊,你快去小少爷房间把明台给我叫起来,让他快下来吃年夜饭了”

 

“大姐啊,明台还在睡觉呐,年轻人怎么这么没精神”明楼在楼下笑着望着下楼的明镜,

 

“哎呀,明台今天才从香港赶回来,路上奔波而且人又多,能赶回来就已经很不错啦”说着明镜走到餐桌旁边,“这煎包和鱿鱼酥是明台爱吃的”

 

“大姐,您准备都是明台爱吃的,怎么都不考虑我们”明楼拉开凳子,独自坐下

 

“明楼,你这么大还跟明台吃醋不成,阿诚啊,快坐下一起吃饭啦”明镜仰着头望着明楼身后的阿诚,阿诚笑了笑坐在了明楼的身边。

 

“好香啊,你们吃饭怎么不等我一起啊”明台揉了揉有些凌乱的头发,急匆匆的从楼上跑下来

 

“我们就是在等你的呀,你快来坐下”明镜拍了拍身边的椅子

 

“谁让你一睡不醒的,赶飞机会有这么累吗”明楼板了板脸,严肃的望着明台

 

“切,你不知道我去干什么了么”明台小声嘀咕,

 

“好了,大过年的,你们还说这些干什么,吃饭了吃饭了”明镜在中间打着圆场,“阿香啊,你也别弄了,一起坐下来吃吧”

 

阿香急匆匆的解下了围裙,擦了擦手也坐下了,“我还煮了一锅八宝粥,你们需要的话我待会去给你们添”

 

“先一起吃饭吧”阿诚温柔的说着

 

明镜举起了杯子,“来,真的是很久没有大家一起热闹的过年了,哎呀,自从你们去法国念书之后,每次过年啊,我都是和阿香一起简简单单的吃个饭,你们回来真好”说到动容处,明镜眼中也有些泛着泪光,

 

“大姐,大过年的,说这些干什么”明楼举着杯子,“是啊,大姐,我和大哥以后每年都陪您过年”阿诚也笑着举起了杯子

 

“还有我啊,大姐,以后每个年我都陪你一起过”明台撒娇着拉着明镜的手

 

“不说这些了,来,大家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所有人笑着碰了杯,葡萄酒杯中倒影着笑颜,直达眼底。

 

饭桌上,欢声笑语的交谈,碰杯声,窗外的鞭炮声,不绝于耳,大家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庆祝着中国年的到来。

 

突然间,哄的一声,世界是突然变暗,紧接着,好像有人在尖叫……

 

“啊”明楼从梦中惊醒,发觉自己躺在书房的沙发上,房间的灯没有打开,他隐约觉得外面的光线有些刺眼,而家中也似乎是有些安静的过头了。

 

“阿诚?”明楼试探性的叫出了声,但是似乎并没有得到回应,“阿诚!”依旧没有得到回应。明楼翻身下了沙发,悄悄地走到书桌旁,从第三格抽屉中拿出了自己的手枪,紧紧的握在怀中。

 

明楼小心翼翼的靠近房门,慢慢的打开,在缝隙中看到客厅的灯是暗的,静悄悄的似乎并没有人在。他快速的推开了木门,小心的走到了客厅中,巡视了一下四周,茶几歪在一边,上面的东西也都散落在地上,看上去似乎是有打斗过的痕迹,但没有看到任何人影。

 

“阿诚”明楼提高了声音,依然没有任何回应,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明楼一把踢开大门,冲到院子里,地上有许多血迹,和斑驳的月光一起洒在地上,他顺着血迹绕到了后院,看到了几个黑衣男子倒在地上,血迹还未干,似乎是刚死不久。他突然有些焦急,“阿诚”连连喊了几遍。

 

后院墙边的草坪上似乎有悉悉索索的声音,明楼立马冲了过去,眼前的景象让他吸了一口冷气,全身是血的阿诚倒靠在墙边,右边放着一把手枪,“大……大哥”阿诚看到他,似乎有些着急,明楼把他扶起,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上“阿诚,别说话,我带你回去包扎”,说着把身上的外套脱下给阿诚盖着

 

“大哥,听我说”阿诚用气声说着,全是血的手想要抓着明楼的手臂“我们……我们暴露了,大哥,你……你快撤退”明楼用力抓着阿诚的手

 

“不行,我们一起走”说着想要将他扶起来,“大哥,快走,他们……他们就要来……来……”阿诚似乎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倒在了明楼的身上。

 

“阿诚!!”

 

“阿诚,阿诚”明楼的几声急促的呼喊,眉头皱起

 

“大哥,我在”阿诚轻轻的摇醒了明楼,“大哥,快醒醒”

 

明楼猛的睁眼,看到阿诚就在他面前,顾不上全身的冷汗,将阿诚拥入怀中,“还好,有你陪我”

 

 

 

 

=============END=============


只想证明lo主的文风不只是个逗比……嚯嚯嚯

【全员】伪装者官方论坛(之五)


主版>投票专版

 

标题:关于特务委员会会草及会花的投票

 

1L 76号头号梁萌萌【楼主】:发起了两个投票——

 

特务委员会会草评选:

 

A. 梁萌萌处长

B. 不是strong就是真胖的明长官

C. 和我一样帅的阿诚先生

D. 藤田芳政欧吉桑

E. 格外出众的高木桑

F. 自诩直男的李秘书

G. 其他-

 

特务委员会会花评选:

 

A. 拔指甲专业户汪处长

B. 致力于监听的朱妹子

C. 南田丸子科长

D. 正直的刘秘书

E. 其他-

 

最后当选的将会当选76号内部官方人气CP,并且会有萌萌独家赞助的礼品一份[嘻嘻]

 

2L 76号头号梁萌萌【楼主】:参与[特务委员会会草评选],投票给[A.梁萌萌处长]。

大家快来投票,请不要大意的投给你们心中的人选吧,比如我[得意][得意]

 

3L 师哥在我心是最瘦:参与[特务委员会会草评选],投票给[B.不是strong就是真胖的明长官]。参与[特务委员会会花评选],投票给[A.拔指甲专业户汪处长]。

梁仲春,你发起的什么鬼投票,有你这么损我师哥的吗,我跟你说,我师哥根!本!不!胖!他那是健壮!有的时候真的需要深呼吸几次,才能忍住不拔你指甲的冲动[愤怒][愤怒]人气CP什么的,大家都知道我和我师哥就是天造地设除了明镜无人能分开的CP!!

 

4L 南田不是小丸子:参与[特务委员会会花评选],投票给[C.南田丸子科长]。参与[特务委员会会草评选],投票给[C. 和我一样帅的阿诚先生]。

梁处长,希望我明天上班之前看到你的一万字关于上班时间没事就刷论坛的检讨报告。

 

5L 76号头号梁萌萌【楼主】:诶,我说南田科长,您不也投的不亦乐乎吗,还投了自己和阿诚兄弟【小声嘀咕

 

6L 萌台在哪里我在哪里:参与[特务委员会会花评选],投票给[A.拔指甲专业户汪处长]。

我投给我曼曼姐,那么美[痴汉笑] 会草就不投了,我觉得明长官和阿诚先生都很帅,我才不会说是因为名单里面没有我明台呢[嘻嘻]

 

7L师哥在我心是最瘦:小姑娘你很有眼光,下次姐姐带你去拔指甲,哦不对,是做指甲[阴险]

 

8L 闲来无事的刘秘书:参与[特务委员会会草评选],投票给[B.不是strong就是真胖的明长官]。参与[特务委员会会花评选],投票给[D.正直的刘秘书]。

我真的很爱我的未婚夫高木君,但是我还是把这一票投给了明长官。内心OS:其实阿诚先生也不错,其实我两个都很喜欢,但是只能投一个……突然有个好想法

 

9L闲来无事的刘秘书:修改了[特务委员会会花评选]的投票人选,投票给[E.其他-阿诚先生]

这样才对[邪恶][邪恶][邪恶]其实阿诚先生也挺美的,那骨节分明的手和眉眼。

 

10L 76号头号梁萌萌【楼主】:刘秘书,你这样做不太好吧,我阿诚兄弟怎么也算是七尺男儿吧[疑惑]

 

11L 76号头号梁萌萌【楼主】:参与[特务委员会会花评选],投票给[E.其他-阿诚先生]。

 

12L闲来无事的刘秘书:楼上打脸声太重,我听不见你说了什么[奸笑]

 

13L 专注监听三十年的朱妹子:参与[特务委员会会草评选],投票给[B.不是strong就是真胖的明长官]。参与[特务委员会会花评选],投票给[E.其他-阿诚先生]。

难得这么有存在感的一次,但是我还是把票数投给了我觉得对的人[窃笑]刘秘书,下次有空喝茶跟你聊聊我听到的最新进展噢[窃笑]

 

14L 是直男也是李秘书:参与[特务委员会会草评选],投票给[B.不是strong就是真胖的明长官]。参与[特务委员会会花评选],投票给[E.其他-李秘书]。

你们怎么回事,这么幼稚[哼]

 

15L闲来无事的刘秘书:李秘书,能不能不要每天都像变态一样盯着明长官的脸,连阿诚先生都对你忍无可忍了。

 

16L是直男也是李秘书:怎么着了,明楼先生都没说什么,碍着你了[白眼]

 

17L 明家香:参与[特务委员会会草评选],投票给[B.不是strong就是真胖的明长官]。参与[特务委员会会花评选],投票给[E.其他-阿诚先生]。

跟随大部队的脚步来了,顺便说一句,昨天大少爷和阿诚先生回来之后,他们就坐在楼梯上一块吃核桃,阿诚先生剥了一盘全给大少爷吃了[爱心]

 

18L 76号头号梁萌萌【楼主】:难怪感觉他又胖了[哼]

 

19L师哥在我心是最瘦:梁仲春!!你给我小心点!!!

 

20L闲来无事的刘秘书:我可以在办公室尖叫吗?

 

21L是直男也是李秘书:难怪明楼先生一直都那么睿智

 

22L 闲来无事的刘秘书:抬起头看到你,我都想吐了

 

23L 明家小公举:我大哥,阿诚哥在吗?我找他们有事儿[萌萌哒]

 

24L 是直男也是李秘书:明长官他们出去参加会议了,估计结束了之后就直接下班了[严肃]

 

25L萌台在哪里我在哪里:明台你也来啦,来一起参加投票啊

 

26L明家小公举:什么投票,我看看

 

27L明家小公举:参与[特务委员会会草评选],投票给[B.不是strong就是真胖的明长官]。

哈哈哈,你们之前都投了什么鬼,我阿诚哥知道了要气死了。

 

28L明家小公举:修改了[特务委员会会草评选]的投票人选,投票给[G.其他-王天风]

我突然决定不投我大哥了,我觉得我老师比我大哥帅[哈哈]

 

29L 潜水的毒蜂:明台,你不愧是我教出来的学生[得意]

 

30L明家小公举:老师,你又突然出现了,吓了我一跳[惊恐]

 

31L 左肩有点疼的诚先生:明台,我和大哥回家了,不是有事找我们吗[担忧]

 

32L明家小公举:噢,我马上下来

 

33L左肩有点疼的诚先生:这投票什么鬼!!!梁处长你的货是不想要了吗!!

 

34L 76号头号梁萌萌【楼主】:阿诚兄弟,我可是冤枉啊,你看我的投票选项都是很正常的内容啊。可能在大家心中,你的确是比较……[嘿嘿]

 

35L左肩有点疼的诚先生:封贴!

 

【此贴内容涉及敏感,已被锁定】【ID“76号头号梁萌萌”禁言一天】

 

【此贴被管理员毒M隐藏,仅限管理员权限可查看】

 

管理员毒M:参与[特务委员会会草评选],投票给[B.不是strong就是真胖的明长官]。参与[特务委员会会花评选],投票给[E.其他-阿诚先生]。



=====此篇END=====


阿诚哥不要打我……睡我还是可以的……哈哈哈哈哈

【全员】伪装者官方论坛 (之四)

主版>情感天地版

 

标题: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象突然不理我

 

1L匿名111.08.18【楼主】:第一次玩论坛、、、

 

2L匿名111.08.18【楼主】:我这算是发帖成功了吗???

 

3L萌萌哒梁梁:看楼主发帖好捉急……您有事倒是说啊

 

4L萌萌哒梁梁:话说这论坛不是实名认证的么,匿名也能发帖?版主这样真的好吗 @版主

【因为内容涉及违规,此层被删除】

 

5L匿名111.08.18【楼主】:2L 你着什么急,我这不是还没说话么

 

6L 民国黑寡妇曼曼:楼主打字好慢,你快说是发生了什么啊[无奈]

 

7L匿名111.08.18【楼主】:我和我对象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信仰也很一致。这么多年,因为一些原因,我们没有对外公开我们真正的关系,但是我们之间十分默契,也互相信任。我们现在也算是工作上的同事,基本上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彼此想说的。

 

8L民国黑寡妇曼曼:……楼主你是来秀恩爱的,还是来求助的[无语]似乎闻到了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9L 女共党的手术刀:同意楼上

 

10L 师哥什么时候来娶我:[惊讶]这不是在说我和我师哥吗~曾经的我们是那么的好那么的恩爱[迎风流泪]

 

11L 正直的刘秘书:楼主快说

 

12L匿名111.08.18【楼主】: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们总要到处演戏。就前几天,我一个……邻居家的妹妹过生日,我让我对象去给她买礼物,他就已经有点不开心了,还说什么每天拼死拼活在外面赚外快,都被我用在这种不务正业的事情上了。你们说,这叫什么话,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

 

13L正直的刘秘书:最鄙视这种动不动就哥哥妹妹的了,都是有对象的人了,还到处撒网[鄙视]

 

14L民国黑寡妇曼曼:就是,你这样做要是我早就不干了,你对象是真爱这样才只是有点生气[愤怒]

 

15L萌萌哒梁梁:你们这些妹子就是目光短浅,要我说楼主就没什么错,男人嘛,平常总是有一些这样那样的应酬。

 

16L师哥什么时候来娶我:梁处长说的真轻松啊,你老婆不在身边了,所以就可以胡作非为了是吧[蔑视]

 

17L萌萌哒梁梁:嘿,我说汪处长,你一天不跟我抬杠,心里就不舒坦是吧

 

18L匿名111.08.18【楼主】:我接着说啊,后面生日会那天,我和那妹妹在打听情报,诶不对,是聊聊八卦的时候,我对象突然冲进来了。那突发情况,我那是一点防备都没有啊,以为是什么别有用心的人,就直接护住了那妹妹,然后拔出了手枪。哎呀,我看我对象脸一下就白了,一脸的惊愕的表情,然后默默地又退出去了,看得我都心疼。自此之后,除了工作上必要的事情,他再也没跟我说过话了。故事讲完了,大家说要怎么办?

 

19L民国黑寡妇曼曼:该!楼主都做到这个份上了,按照我原来的习惯,这种都得抹杀[哼]

 

20L萌萌哒梁梁:兄弟,你这件事做的不仗义啊,之后你没跟你对象解释吗

 

21L匿名111.08.18【楼主】:我想解释啊,人不理我了

 

22L师哥什么时候来娶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桥段很熟悉……[若有所思]

 

23L 明公馆馆宠:大家都在这里啊[嘻嘻]

 

24L民国黑寡妇曼曼:明台,你来啦[打招呼]

 

25L明公馆馆宠:看到了楼主的贴,突然想到最近我大哥和阿诚哥好像也闹别扭了,除了工作也没有每天都腻在一起

 

26L正直的刘秘书:明家小少爷,求爆尿![星星眼]

 

27L 明家阿香:小少爷,您今天回来吃饭吗?现在大少爷和阿诚先生不说话,家里气氛好压抑呀[欲哭无泪]大小姐也盼着您回来呢

 

28L明公馆馆宠:噢~马上到家~

 

29L 毒蜂:哼,活该

 

30L明公馆馆宠:老师,您也来玩了

 

31L毒蜂:我就是来看看你们每天都在这里干什么[呵呵]

 

32L明公馆馆宠:哎呀,老师,您好不容易来一趟,晚上我陪您喝酒

 

33L毒蜂:好

 

34L匿名111.08.18【楼主】:死疯子,我不想看到你

 

35L毒蜂:自己作孽,你也怨不得别人

 

36L匿名111.08.18【楼主】:滚

 

37L 明家的仆人:明长官,还不滚回来

 

38L匿名111.08.18【楼主】:阿诚?你不是把车开回去了[委屈]

 

39L明家的仆人:你不知道走回来?刚好当减肥[哼]

 

40L匿名111.08.18【楼主】:阿诚啊,你不生我气了?[堆笑]

 

41L明家的仆人:大姐,让我叫你回来吃饭[望天]

 

42L匿名111.08.18【楼主】:这就回去[笑]

 

43L正直的刘秘书:剧情发展的好快,我还没有消化[无语]

 

44L民国黑寡妇曼曼:我也是……

 

【此贴内容涉嫌敏感,已被管理员隐藏移至后台】



=======此篇END=======


知道楼主为啥能匿名发帖吗~~~


奏是这么diao~~~~哈哈